中央民族大学官网 | 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 > 教学科研 > 日本首都大学何彬教授:从欧洲到日本到中国——记述文化的一个有效方式:简述“民俗地图”
日本首都大学何彬教授:从欧洲到日本到中国——记述文化的一个有效方式:简述“民俗地图”
来源: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       发布时间:2018-11-15         编辑:潘妩媚 古朝明
打印   字号:TT

  新闻网讯 11月5日下午,应中央民族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邀请,日本首都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何彬在北智楼526会议室做了题为《从欧洲到日本到中国——记述文化的一个有效方式:简述“民俗地图”》的专题讲座。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张海洋教授、少数民族语言文学学院汪立珍教授、法学院田艳教授和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民俗学专业硕士、博士研究生及部分校内外师生共同参加了此次报告,讲座由民俗学专业导师苏日娜教授主持。

  首先,何彬教授介绍了日本民俗学的学术特征与基本形态、柳田国男对于日本民俗学史、民俗地图在日本发展的奠基性贡献。接着,何彬教授介绍了民俗地图在德国的起源和对欧洲的影响,德国将地图导入民俗学始于20世纪初对区域农耕民俗分布变迁的调查,早在1907年佩斯勒(W.Pessler)提出“大德意志民族地理学”的设想,1927年,在政府的推动下德国民俗学会开始组织编制《德国民俗地图》,1937年,德国正式出版了第一集《德国民俗地图》。而后,针对民俗学调查的需要,欧洲多国开始重视民俗地图并将其应用于记录正在消失的古俗,纷纷绘制本国的民俗地图。欧洲积累了丰富的民俗地图制作经验。

  其后,民俗地图在日本民俗界获得有效发展。早在20世纪30年代,日本民俗学界开始引入民俗地图方法。进入20世纪60年代,由于日本社会急速发展,记录日渐消失的民俗文化成为日本文化部门的当务之急,文化厅开展了绘制日本全国分类民俗地图大工程。《日本民俗地图》从1969年第一卷到2004年第十册最终卷出版,耗时40年完成了1342个调查点20类数据在地图上的标示工作,覆盖了全国各个地区的分类民俗及系列民俗。而13卷套《日本民俗地图集成》则以平面形态展现日本民俗的空间和时间信息,较为直观第呈现出日本的文化全局。日本的民俗地图集在图书馆向所有人开放,不但成为权威研究文献,也为民俗科普做出了贡献。

  何彬教授定义“民俗地图”是指运用各种符号将民俗事项的类型、数量、形态及某种民俗的特征、变迁规律等数据及研究内容可视化表现的地图。民俗地图的功能可以分为记述性民俗地图和研究性民俗地图两种。前者是客观显示民俗分布、表示民俗存在、变迁、移动的记录性手段;当民俗研究者用它标示某种民俗研究结果、阐述民俗理论时,民俗地图则成为一种研究性手段。某地域的山神性别分布图、宅第神名称分布图、不同种类年糕的全国分布图等属于记述性民俗地图,而柳田国男1927年发表在《人类学杂志》上的《蜗牛考》中绘制的方言周圈分布图则是研究性民俗地图的代表。

  何彬教授结合自己在日本多年的研究实践,通过讲述日本民俗学者丰富的民俗地图制作案例,旁引博证,信息量大,在深入浅出中将民俗地图作为民俗文化数据可视化手段的理论精彩传递给同学们,并深入介绍了自己参加的中国第一本正式出版的民俗地图 —《山西民俗地图》的编撰绘制与操作实践,进一步阐述民俗地图如何应用。最后,针对同学们对于资料转化为数据的困境,何彬教授提出将民俗地图发展为“文化传承图”、“文化分布图”的学术观点,使民俗地图方法为中国社会科学研究服务,为保护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提供一个有效工具,并呼吁在国家非遗图谱制作工程中应重视多学科的民俗地图建设。

  师生们对于民俗地图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就民俗地图的调查方法、调查问卷的设计与发放、如何选择代表性访谈元素等问题与何彬教授进行了热烈的讨论。

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未注明其他出处的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央民族大学新闻中心,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本网作品的应注明“来源:中央民族大学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其他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有关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联系方式:中央民族大学新闻中心 68933481

中央民族大学官方微信中央民族大学官方微博民大校报民大广播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