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民族大学官网 | 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园地 > 秋南秋北
秋南秋北
来源:法学院2016级本科生 李欣怡      发布时间:2018-11-08         编辑:
打印   字号:TT

  “因为我的母亲是蒙古族人,所以,我也是蒙古族的。我一万年都不会忘记我是蒙古人,一万年都不会忘记成吉思汗,我觉得,走到哪里都不如家乡的草原美丽……每次提到故乡,我总会忍不住流下眼泪。”说罢,齐宝力高老师唱南方的秋是“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未凋”,北方的秋是“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

  霜降一过,北京的秋真真儿深了。

  西风转北,已是格外萧瑟,叫人想到京郊的田野,枯黄的草远远一看泛出白色;草上整齐地种着一排排白杨,精瘦精瘦的,即使它们密密地立着,也不妨碍目光直抵远方,让人觉得如此辽阔苍茫。

  我的家乡在江南,秋是甜润的。这是最舒服的时节。

  家乡麻雀多。老小区的二楼,一早站在防盗窗上叽叽喳喳,总被它们闹醒。醒了做什么呢?买菜去吧!

  干货铺子里的香最浓。香叶八角,花椒虾皮。“那样红色的虾皮好!野生的!秋天虾子肥!”老板夸着他的货。水产摊子最“一塌糊涂”。偶尔一条鱼从翻着气泡的大盆里蹦出来,把本就铺了一地的鱼鳞闹得更加糟迂迂。

  最多见,最可人的,还是卖蔬菜水果的摊子。回水乡,当然要吃北方没有的水灵气!几个大红色的洗澡盆,一字摆开,半泡着或老或嫩的鸡头米;白色的塑料布上堆着紫红色的菱角和荸荠;一节节藕刚从泥里挖出来,别看现在黑黄黑黄的,回家洗净削皮,切成薄片拌上白糖,白得跟雪一样,放进嘴里一咬,脆蹦蹦、水汪汪的!

  卖甘蔗的多是精瘦的男人,紫黑的脸膛,就像手里的甘蔗。一把刀三两下把皮削个干净,使几下巧劲,就劈成几节。买主撑着袋子接好,提上,再去下家。橘子有挥发性芳香物质,边走边吃也不脏手,所以它的味道总能穿透腥臭的菜市场,一下钻到鼻子里。柿子真红!姥姥总说:“喝个柿子!”熟透的柿子开个口一嘬,吃蜜蘸糖似的!柚子、石榴这阵子最多,堆在大卡车斗里,砀山的梨熬汤润燥,板栗剥壳烧鸡最香……

  摊鸡蛋皮,烫粉丝,切韭菜、油渣、瘦肉,炒馅儿包饺子……妈妈说:“今早买的菠菜又好又便宜,才四块钱一斤,中午可以和馓子一起炒……”阳光从阳台直照在客厅白色的地砖上,整个屋子都亮莹莹的。下午时间最长,仿佛就是用来消磨,等着天黑吃晚饭的。苏轼叹“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者耳”,我能回家当一会子闲人,真是幸运!

  素馅的饺子味淡,掀开锅盖,水汽混着面香蒸着脸,真舒服!外面天已是墨水蓝,冷冷的,但与屋子里的我全然无关。

  晚饭后和妈妈散步,出了楼道,妈妈一惊:“哎哟!桂花好香!”那香乘着凉凉的晚风,直在身上打滚。有人说,桂花最无私低调,甜香满城,却几乎看不见那小花儿。这夜里,更是看不到了。我看了看妈妈。

  我腿脚好,沿着河边走到夜凉再回。那时,桂花香浓浓地甜;月亮照得四下都白白的,看不到真切;风轻轻地搅,搅得人心麻酥酥的;天上地上,像一整个大蜜罐子……而我,就是走在里面的桂花瓣。

  北京的秋风不住地刮着,一片黄透的银杏叶旋转着落下来。再抬眼一看,一棵老树洒下的金光竟已遍染整条小径。

  不知我那江南的故乡,秋,今是哪般模样!

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未注明其他出处的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央民族大学新闻中心,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本网作品的应注明“来源:中央民族大学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其他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有关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联系方式:中央民族大学新闻中心 68933481

中央民族大学官方微信中央民族大学官方微博民大校报民大广播台
分享到:

上一篇:已经是第一篇了

下一篇:民大的秋天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