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民族大学官网 | 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园地 > 醉美烟台,山海情怀
醉美烟台,山海情怀
来源: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2017级本科生 常格格      发布时间:2018-11-16         编辑:潘妩媚 宋熙瑶
打印   字号:TT

  自小在山的簇拥下长大,便失去了对山的敬畏;山的存在,带给童年的我种种难以忘却的磨练。烟台,正是在大山的俯瞰下,依着大海成长起来的一座海滨城市;烟台电视台有一档节目,就叫做《爱在山海间》。烟台的底蕴,沉淀于无尽的山的翠绿和海的蔚蓝之中。

  烟台附近的山,我爬上去的不多,大多只是远远眺望大片大片的郁郁葱葱。记得盛夏时节,夜雨下了许久,清晨还没有停的模样,潮湿和沉闷在屋内弥漫。我站在鹿鸣小区一座楼房的阳台上,透过高大明朗的窗户看到,对面岱王山笼罩在一片雨雾朦胧中。令我诧异的是,山上一大片一大片的刺槐花开得正浓,在雨中白得耀眼,漫无边际地铺展在满山苍翠中,风中飘舞的雨滴似乎也带着沁人心脾的花香。“槐花胜雪”!一个词语浮现在脑海中,兴奋的我拿出手机给一个朋友发了一条短信,记得她这样回复:“雨岱山,好美的名字……”确实很美,美得令人心醉,让我不惜改了它的名字,在前面加上一个雨字。

  烟台这个城市的名字,起源于海边的一座小山——烟台山。它只是海边突兀的一座小丘,在如今高楼林立映衬下更平淡无奇。烟台山附近一座古老楼房的一间房子,曾经是我周末的去处。在那些空闲淤积无法排遣的日子里,我便会来到这里。穿过简陋的门洞,踏上一踩便会咚咚作响的木质楼梯,再经过一段低矮的回廊,一个铺着木质地板的房间就在那里。岁月沧桑褪尽了所有繁华,雪白斑驳的墙壁和深红起皱的窗户是最后的素颜。这里曾经是烟台开埠后灯红酒绿、莺歌燕舞的烟花地——东太平巷11号。

  饭后,我和朋友迎着海风到烟台山上散步。夜晚的烟台山公园不收门票,因此便被我戏称为自己的“后花园”。站在烟台山的烽火台上,远处的城市如同满天繁星,近处港湾各种船上的点点渔火,一齐映照在深蓝色的海面上,使海面呈现出一种斑斓厚重的颜色。头顶的灯塔不时转动,把一束束光芒投向远方,在海面上增添大片的苍白。来到海边,告别了白天的喧嚣,夜晚的海滨格外清静,一排排石凳就那么寂寞地排列着,脚下是海浪不停拍打着巨大护岸石的声音。我更喜欢冬天,海边空寂无人,最好还有点寒风,独自站在海边,面对深邃无边的大海,倾听着海的呼吸。什么也不想,让凛冽的海风把我的思绪吹散,将这一湾湛蓝装进心里。

  上个世纪初,一个名叫谢婉莹的小姑娘带着闽侯气息来到距离此处不远的一个位于山陬海隅叫做“金沟寨”的地方。从此,烟台的海边便出现一个“穿着黑色带金线的军服,佩着一柄短短的军刀,骑在很高的大白马上,在海岸边缓辔徐行”的小姑娘倩影,在晨风晓色中,在夕阳晚照中,在风雨凄迷中,在雪花纷飞中。“七十年前有个孤独的孩子,在它的一角海滩上,徘徊踯躅”的时候,是雪白的浪花漫过她的小脚丫?还是清爽的海风吹拂着她的秀发?在天使般的女孩面前,烟台的海充满母性。

  “大海啊!哪一颗星没有光,哪一朵花没有香,哪一次我的思涛里,没有你波涛的清响?”这是老人晚年对烟台海的最后追忆。又一个世纪来临,会不会再有一个灵秀女孩踏着波浪从海的那边走过来,打量着脚下这个陌生城市,有些诧异地“看着忠恳的山东人,听那生怯的山东话”?烟台的山、烟台的海会用同样的温情呵护她,把更多温馨烟台印象留在她的记忆里。也许有一天,她也会用“回忆时含泪的微笑”续写另一篇《忆烟台》吧。

  醉美烟台,难以忘怀。

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未注明其他出处的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央民族大学新闻中心,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本网作品的应注明“来源:中央民族大学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其他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有关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联系方式:中央民族大学新闻中心 68933481

中央民族大学官方微信中央民族大学官方微博民大校报民大广播台
分享到:

上一篇:已经是第一篇了

下一篇:低处眺望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