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民族大学官网 | 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园地 > 粑叶香里的乡愁
粑叶香里的乡愁
来源: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2016级本科生 张如心      发布时间:2018-11-23         编辑:潘妩媚 宋熙瑶
打印   字号:TT

  常年在外地的我,只有过年时才能抽空回一趟老家。

  困顿的清晨,还没苏醒的身体,和一屉在炉火上蒸着的叶儿粑,这便是一个普通游子最安心的存在。

  印象里,每次回家前,母亲总会提到外婆做的叶儿粑,带着向往和惆怅,仿佛一个失了魂的孩子;印象里,木质的蒸笼不断散发出香气,竹木的气息,粑叶的清香混杂着糯米的香甜,醉美了流年;印象里,最爱的还是咸味儿的粑,咬一口,呲溜得流油,葱香和肉香萦绕在唇齿之间,久久挥散不去。

  叶儿粑也有甜的馅。动物脂肪混合着花生碎和核桃碎,那是一种一闻到味蕾就开始跳舞的味道。在内馅被真正安排进粑粑之前,总是会被我偷吃掉好多。趁着大人们不注意,我就往盛着馅料的大碗里伸出小手,三个指头灵活地夹起一大坨,飞快地放进嘴里,一丝屑屑都不掉。如果不是碗里的坑坑太明显,想来也不会被外婆发现。以至后来,只要我一进厨房,外婆就会笑着和身边帮厨的姨妈说:“你看,小偷嘴儿又来找东西吃了。”

  在外婆操持的餐桌上,还有一道我每次回家都会吵着要吃的菜:夹沙。这是一个把咸与甜完美结合到一起的菜。晶莹到透明的肉片里清晰可见红豆沙的身影,细雪般的白砂糖洒在花形摆开的肉片上。在边缘,隐约可见的,是颗颗分明的米饭,浸透在红糖汁里,被晕染成了红糖颜色。

  夹沙是甜蜜的香气。也许这里面还能夹杂着豆子的香气,那是一碗即将被端上桌子的豆花儿饭。一碗豆花儿饭里,是豆子被细细研磨时的豆子香气,是豆浆在柴火锅里微微发焦的香气,是豆渣被滤过甑子的木桶香气。这些香气在石灰粉被点进去的一瞬间统统凝固,成就了一碗豆花儿,让人想得心慌慌。多少人的一天,是从这样一碗豆花儿开始的,多少磨砺和坎坷被这样一碗豆花儿治愈。

豆花儿饭也好,夹沙也好,叶儿粑也好,都还是家里的味道最对。

  家的味道,就是外婆做的饭菜的味道。外婆的手总是黑黑的,因为她知道我爱吃核桃,她也爱给我剥核桃。外婆的手还有很多皱纹,一条一条的,像树皮。但我最爱的就是这双手,一双好像能化腐朽为神奇的手。

  后来,外婆去世了。我再也没吃过那样好吃的粑。每次回家之前,母亲再不会提及曾经心心念念的叶儿粑,却还是像一个失了魂的小孩一样。说起来,我也是真真切切看过死亡的人了,亲人的死亡。百分之二的手术存活风险和高昂的住院费用,让围在病床周边的一大家子人,最终同意拔掉呼吸机和各种维持生命的管子。跪了一地的人,谁都不许哭。

  我会永远记得那一天,一想起来,鼻子就会忍不住发酸。

  就这样结束了。在意犹未尽的戛然而止中,留下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时光变成了旧照片,旧照片被永永远远地封存在了回忆里。那是一份带着香气的乡愁啊,一份留给我的,最温柔的囚禁。

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未注明其他出处的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央民族大学新闻中心,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本网作品的应注明“来源:中央民族大学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其他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有关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联系方式:中央民族大学新闻中心 68933481

中央民族大学官方微信中央民族大学官方微博民大校报民大广播台
分享到:

上一篇:已经是第一篇了

下一篇:我与民大,民大予我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