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民族大学官网 | 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园地 > 告别
告别
来源:法学院2016级本科生 李欣怡      发布时间:2018-12-07         编辑:潘妩媚 宋熙瑶
打印   字号:TT

“父母健在的时候,你和死亡之间有一层垫子;父母离开以后,你就直接坐在了死亡上面。”

                                ——《百年孤独》

  前几天给家里打电话,奶奶特别开心,说她每次梦到我都会是我小时候,牵着她的手到处走,喊着“奶奶小心!”对于我们来说,与老人做伴的日子只是童年,只是几十年生命里的一小部分;对于他们来说,与我们做伴的日子,却是几十年生命里最后的高光时刻。

  有一年暑假回家,姥姥说她和姥爷把墓地买好了。风景特别美,价格也便宜,直说满意。

  回到北京,我想起姥姥姥爷,记忆里他们的样子还停留在好多年前的那个夏天。早起,天刚见亮。我从屋里出来,姥爷穿着白色的短袖衬衫,被天色映成淡淡的蓝色。他刚刚买菜回来,正把数完的零钱装回胸前的口袋里。姥姥找出一条裙子让我穿上,我高兴地蹦了起来。那时,院子里的茉莉花香得透人。我坐上姥爷的自行车后座,高兴地去幼儿园。早晨的风吹起他的衬衫,料子滑溜溜的。

  再仔细想想姥姥姥爷的模样,忽然发现,他们居然一下老了这么多:姥爷有哮喘病,呼吸不畅,不爱说话了;姥姥有糖尿病,烧饭洗衣的手也常常颤抖。

  那个夏天,居然已经过去十五年了!

  我终于开始思考,那早晚有一天会到来的告别,会是什么样子。会是龙应台写的那样吗?在一个雨天,一只巨大而沉重的抽屉,缓缓滑进炉子里。每每睡前想到这,我都哭得周身疼痛,难以入睡。

  我们都一直拼了命地向前跑,从小学念到大学,从县城走到都市,从方言说到英语……拼了命想看看这个世界能有多广多美,好像不管怎么跑都有新事物值得去体验,就连口红和眼影色号,都永远试不完。突然,就在这一天发现身后的人和从前不一样了。从前,我们考100 分,他们会高兴,会到处跟人炫耀,享受来自别人的夸赞:“这孩子以后肯定能当科学家!”现在,他们总告诉我们,心不要那么高,毕业找个工作,稳稳当当多好。

  其实,他们只是在害怕。

  他们日渐颤抖的双手控制不住那么大的世界,只能做着已经做了几十年的饭菜,等我们回去。他们的世界逐渐萎缩,缩到只剩下那个早已没有我们陪伴的老县城。于是,他们害怕外面的世界,怕深爱的我们在那里摔跤。

  我害怕。

  怕告别的那一天来的时候,我还没来得及带给他们一些享乐的日子;怕跑得太快太远,没法陪伴他们;怕若是停下脚步,就错过了人生向上的机遇。

  原来长大,真会有更多烦恼。

  人向前走,总在告别的路上。我们告别了霍金,告别了那个有人帮我们守护宇宙的时代;我们告别了单田芳,告别了那个一张嘴为我们演绎出刀光剑影的时代;我们告别了金庸,告别了那个有武林盟主为我们镇守江湖的时代……

  总有一天,还会告别一个总有人毫无保留爱着我们的日子。

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未注明其他出处的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央民族大学新闻中心,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本网作品的应注明“来源:中央民族大学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其他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有关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联系方式:中央民族大学新闻中心 68933481

中央民族大学官方微信中央民族大学官方微博民大校报民大广播台
分享到:

上一篇:已经是第一篇了

下一篇:博古藏今,游荡千古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