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民族大学官网 | 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园地 > 针黹女工
针黹女工
来源:少数民族语言文学系2017级本科生 龙洁      发布时间:2018-12-07         编辑:潘妩媚 宋熙瑶
打印   字号:TT

  针,用以穿越历史之锦帛。线,用以连卷帙之图景。针线合璧,描尽天地之万物,绘尽人间美景。

  “ 绣成安向春园里,引得黄莺下柳条”。绣娘,一个风情万种的名字,包涵着静与雅的和谐、精与细的融合、平与顺的配合以及柔与匀的细腻。她们独具匠心、别出心裁,以朴素的双手铸就了巧夺天工的作品。“纤纤玉手巧轻柔,六彩交相丝线游。”好似就是她们的日常,但实则不然。“六彩交相丝线游”是真,纤纤玉手……

  中国除四大名绣之外,少数民族也有独具特色的刺绣艺术。在贵州赫章彝族聚居区内,同样存在着精妙绝伦的挑花刺绣艺术。这种绣花艺术与四大名绣不同,其过程为剪纸、定型、挑针刺绣三步曲。第三步挑针刺绣时,绣娘会先把布料边角往花内匀,然后用针线进行刺绣。若布料为丝绸,因丝线极爱脱边所以刺绣难度大大提高,有时甚至可导致整朵花作废。因此,彝族挑花刺绣极要求绣娘有较高的手工技艺,较集中的注意力和较敏锐的眼力。

  一套完整的彝族女子服饰所需花边,单人手工刺绣则需一年之久,若绣娘每日只专于此,最低仍需半年之久。时间不断地在她们的手中流淌延长,针不断在她们的手上摩擦穿过,她们的大拇指会因长时间撑起剪刀而变形,脱下顶针的中指被金属环勒出印子,只有一层薄薄的皮肤包着瘦骨。最初被针扎到留下的伤痕,在岁月的转移中静止不动,直到皱纹的泛起将它们掩没。长时间的盯着绣花,逐渐使她们的眼睛敏锐度下降,在五十岁左右时若想继续从事刺绣,那么就得靠眼镜来工作,每一个针角于她们都不容疏忽。

  我曾经拜访过一位技艺精湛的彝族绣娘,她在母亲的耳濡目染下从十岁就学会了传统的彝族刺绣。由于经济情况限制,她放弃了学业转而将刺绣作为了人生的事业。初学时,稚嫩的双手布满了针眼;练习了两年左右后,她的技艺逐渐成熟。至此之后,便与刺绣作伴。每日除了针线,还是针线,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一直到了六十岁。在这期间,她绣出了大量美轮美奂的作品,民族的风韵在她的手中萦绕,历史的碎片在她的针线中被连接。现在,她已经成为由政府出资支持的彝族刺绣手工艺人之一。

  但六十岁她几乎放下了刺绣。年龄的增长、视力的下降以及长期低头而导致的颈椎病,不得不让她强忍泪水放下一生为之奉献的事业。刺绣于她,是生活中不断重复的平常,于民族而言,却是一笔不可多得的财富。

  针,似妙笔书写着民族的一斑一迹。线,似彩虹画出民族的别具风韵。一针针,一线线,有时如狂风暴雨的肆虐,有时如晴天暖阳的穿梭。无论历史的朝朝暮暮,还是潮起潮落,都一如既往平静地躺在她们那大美的锦绣之中。

  似水丝罗何所在?慧心巧思是女工。

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未注明其他出处的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央民族大学新闻中心,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本网作品的应注明“来源:中央民族大学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其他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有关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联系方式:中央民族大学新闻中心 68933481

中央民族大学官方微信中央民族大学官方微博民大校报民大广播台
分享到:

上一篇:已经是第一篇了

下一篇:告别

关闭